生活
您的位置:联合中文网 » » 生活 » 正文

《谈事说理》之纠缠诉讼与探父葬母难?

核心提示:

都说“养儿防老,积谷防饥”,还有一句话,叫“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”,但是,当血浓于水的亲情变成了淡薄如纸般的关系时,究竟发生了什么?谈的是事,说的是理,今天就讲一个因为养老问题引发的亲人变仇人的悲剧故事。


父母养老钱疑被挪用,激发家庭矛盾


50多岁的唐先生有一个小他六岁的弟弟,父母年事已高,身体多病,他和弟弟各自成立了家庭,也有各自的工作。曾几何时,唐先生和弟弟与父母的关系还算融洽,每个星期,唐先生和弟弟还是会带着自家的小孩和妻子到父母家里吃饭。


故事发生在2003年,唐先生的父母先后患病,老父亲老年痴呆,母亲糖尿病而且行动不便。兄弟二人商量好轮流照顾父母,白天由唐先生照顾,晚上由弟弟照顾。因为唐先生是工人,于是向厂里提出上夜班的请求,白天照顾父母,就这样持续了九年。


唐先生认为事情的转变发生在父母养老钱的挪用之后。据唐先生讲,弟弟给妈妈说,借妈妈的钱用用,母亲就将33万元的养老钱借给了二儿子。没想到钱借出之后,就再没有了回音。


唐先生还说,他父亲的存款11万元也被弟弟的儿子转存到自己的户头上,造成唐先生父母44万元没有下落。


唐先生表示其父母多病,看病买药离不开钱,唐先生的母亲就三番五次地想二儿子要钱。二儿子矢口否认拿来父母的钱,并且开始对父母越来越冷淡,后来,就变成了虐待。


唐先生讲,弟弟没有履行照顾父母的义务,开心的时候照顾下瘫痪在床的父亲,不开心就把门一关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唐先生说其弟弟因为嫌弃母亲吵闹,不给母亲药吃,不请保姆照顾生病的两位老人。唐先生表示身体不好的母亲只好自己照顾老年痴呆的父亲,让母亲饱受煎熬。


唐先生说,进行多次交涉后其弟并没有改正自己的不当行为。


唐先生表示其母亲忍无可忍之下,写了一份《一个生命垂危母亲的声明》,里面一一列举了弟弟对她和父亲的虐待行为。唐先生说,他和亲戚决定要给父母请一个保姆,但是当他们向弟弟提出请保姆的要求时,弟弟拒绝并声称请了保姆他就走。


此外,唐先生说其弟弟逐渐变本加厉地对待父母,拿走父母的身份证、户口本等有关证件,让老两口寸步难行。


母亲离世,一纸遗嘱引来无休止的争端


唐先生讲,201年其母亲病重,唐先生的弟弟返回家要求母亲过户房产,每天到母亲门口骚扰,大声辱骂。最终,母亲在离世前一周留下代书遗嘱。遗嘱中两兄弟皆未分到其财产,唐先生表示认可,但唐先生的弟弟十分不服。


唐先生说,2015年其母亲骨灰已存放三年,到了下葬的日期,可是骨灰却被唐先生的弟弟藏匿了起来。唐先生说,他要求开具母亲的死亡证明,唐先生的弟弟拒绝并且把母亲身份证藏起来,让家人无法办理死亡证明。

唐先生表示其母亲去世后,唐先生的弟弟一直阻挠唐先生探望父亲。


唐先生说,在一次晚饭后,唐先生一家三口去探望父亲,在喂父亲吃东西时,唐先生的弟弟拿起买来的物品往门外丢去,并且用扫帚把朝唐先生儿子的脑袋打过去。双方发生了肢体冲突。而后,唐先生的弟弟去医院开具了证明要求唐先生进行赔偿,法院表示唐先生在看父时存在暴力行为,禁止其看望父亲。


唐先生说,他的亲戚们知道了以后,找居委会和法院,法院表示唐先生和唐先生的弟弟都具有赡养义务,但看父亲需要申请。


唐先生说,从这以后,他三年未见父亲,唐先生的弟弟以各种理由拒绝唐先生探视,没有办法,唐先生只好请求法院人员陪同其看望父亲。


唐先生说,除此之外,其弟弟还篡改证据,对唐先生进行了一系列的虚假起诉。通过职业之便和裙带关系从2014-2019年七年间,让唐先生经历了40余场官司,由于诉讼过于频繁,导致唐先生无法继续工作。


唐先生说,其弟弟通过不断地打官司,从2014年诉讼至今导致原生效判决无法进行。通过在复印件上伪造附件持有人的签名,注明原件已取走,想达到遗嘱执行不了了之的目的。


直至今日,唐先生的母亲骨灰不见踪影,他探视父亲困难重重,而唐先生的弟弟对唐先生的诉讼并未停止。

针对此案,我们特别邀请著名学者司马南、特邀评论员马进彪来到演播室现场,一同分析这起案件的深层原因,并就如何解决此类纠纷上当问题提出法律方面的建议。



面对遗产纠纷,应该如何处理


马进彪表示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第十六条的主要内容如下:公民可以依照本法规定立遗嘱处分个人财产,并可以指定遗嘱执行人。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。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给国家、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。


针对本案,马进彪认为,既然老人立了遗嘱就要尊重老人的遗愿,认定法律效力。如果没有遗嘱就要遵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》的相关规定。


司马南据了解到的情况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“法律作为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,首先要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,比方说不善待老人,这是在违法之外的东西,但是在道德上不被认可的。除道德伦理层面外,这个事件还涉及到心理层面上,也许有心理方面的某些原因。”



司马南表示,要以社会道德为前法律为底线,尤其是赡养老人方面,即使没有违法也不能违反社会道德,本期案件涉及道德层面,人性层面,伦理层面甚至有心理层面。司马南强调要尊重遗嘱,遵守道德底线。


马进彪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“当老人立的遗嘱已经在受法律保护的情况下,我们不应该再去否定法律效力。如果说当社会每一次对法律下定论的东西都用怀疑的眼光去看待,社会的运转就已经没有法治的成分。无论多大多小的财产,都有权利去争取,但要合理的运用法律。”



司马南就唐先生表述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:“ 我们国家公检法系统设计是很完备的,基层法院如果不服,可以到上一级,上面还有终审机制。”


我们也希望唐先生口中所说的弟弟早一点让母亲入土为安,这是一个人情伦理的基本要求,和哥哥一起将老父亲赡养好,回到正常的家庭轨道上来。



编辑:小淘淘



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转载,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。投诉邮箱:service@mitiplus.com


Tags:http view .danews .cc news 4621140202020011422270836